高血压感染新冠会怎样?


由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2(SARS-CoV-2)引起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大流行,打乱了太多人本该有条不紊的生活。一年过去了,科研学者对于该病毒的研究也更加深入。小编也不由得想起半年前疫情控制后,与前线回来的同事聊天时提及到的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ACE2是新冠病毒感染细胞的功能性受体,正好也是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RAS)负向调控的关键酶,是降低血压、改善心室重构的靶点。ACE2在新冠病毒感染中的作用,及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情的影响值得研究。
高血压感染了新冠状病毒
那么,长期服用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ACEI)、血管紧张素受体阻滞剂(ARB)类药物的高血压患者如果感染了新冠,病情会如何发展,该如何治疗?
 
1月7日,一项关于新冠住院患者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抑制剂是否继续治疗的大型跨国试验结果正式在柳叶刀呼吸医学分刊上发表。研究结果表明,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抑制剂可在住院COVID-19的患者中继续安全使用。
 
背景与机制:RAS系统抑制剂与COVID-19千丝万缕的联系
 
COVID-19与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多器官功能障碍和死亡率高发有关,很少有治疗方法可减少不良后果。本身患有高血压、糖尿病或心血管疾病的患者,感染COVID-19后,入院和死亡的风险都大大增高。
 
研究表明,与SARS冠状病毒相同,新冠肺炎病毒(SARS-CoV-2)将通过其S蛋白的C端RBD结构域与人体细胞表面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受体结合,以介导其靶细胞感染,引起一系列病理改变。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是SARS-CoV-2感染机体的靶受体,可作为SARS-CoV-2的受体,促进病毒进入宿主细胞。
 
因此,ACE2活性和表达的变化可能会导致SARS-CoV-2感染和COVID-19严重性。
 
且ACE2在肾素-血管紧张素(RAS)系统中具有重要的反调节作用,促进全身血管舒张和抗炎作用。
 
RAS系统抑制剂[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ACEI)、血管紧张素受体阻滞剂(ARB)]通过抑制血管紧张素转化酶,降低RAS系统活性,减少血管紧张素生成,上调ACE2表达和活性,发挥降低血压、改善心室重构等作用。
 
因此,ACEI/ARB类药物原本有益的保护性机制,却无意中为病毒进入细胞提供了潜在便利。
 
RAS系统抑制剂 可在新冠住院患者中继续使用
 
RAS抑制剂可能会影响COVID-19的严重程度。基于RAS系统抑制剂与COVID-19千丝万缕的联系,评估持续或者终止使用RAS系统抑制剂是否会影响COVID-19住院患者的预后迫在眉睫。
 
因此,一项前瞻性、随机、开放标签试验在全球7个国家20家大型医院展开。
 
2020年3月31日至2020年8月20日之间,共纳入152例18岁及以上、因COVID-19入院、入院前接受RAS抑制剂治疗,且排除有继续或停止相关药物治疗禁忌症的患者。
 
参与者被1:1地随机分配继续(75例)或停止(77例)使用他们的RAS抑制剂。参与者平均年龄62岁,45%为女性,平均体重指数33 kg/m2,其中79例糖尿病,24例患有心脏病,所有参与者都有高血压病史。主要评价包括死亡时间、机械通气时间、肾替代或血管升压治疗时间和住院期间的多器官功能障碍。
 
试验结果表明,对住院的COVID-19患者而言,继续接受ACEI或ARB治疗与COVID-19病程的严重程度没有总体影响。COVID-19患者住院的时间长短、有无重症监护,以及有创机械通气、多器官功能障碍、死亡差异等疾病转归的发生情况无明显差异。
 
小结
 
关于高血压及相关患者是否可以继续使用ACEI/ARB相关药物这一议题,很多学者在各种会议发表了相关见解,但一直缺乏有力的临床试验。
 
该研究是目前为止唯一一项注册的、多中心的国际试验,参与者来自资源贫乏的地区,其临床特征与大多数住院COVID-19患者的研究报告的相似,该结果可能对于ACEI或ARB治疗高血压患者广泛推广产生影响。
 
当然,该研究也存在一定局限性,如样本量较小,可能会影响结论的可靠性。且由于患者护理人员知道患者所在组别,可能会引入信息偏差或影响提供者的行为。